今天是:

新闻中心

您当前位置:小吃资讯 >浏览文章

沙县小吃谋划上市被嘲自作多情 专家:上市太遥远

2011/12/18 19:44:12 来源:不详
0

0.jpg


近日,源自福建的“沙县小吃”正在谋取整体上市
 

 

  遍布国内的“沙县小吃”正以惊人的速度及规模加快全国扩张,除了借助当地县政府的推动,进入北、上、广等大中城市,去年以来连续登陆中国台湾、中国澳门等地区,甚至还在日本、新加坡、美国等国家落户。
  据沙县当地统计,目前全县外出经营小吃人员达5万余人,年营业额、经营纯收入分别突破30亿元、6亿元,在当地每10个农村劳动力中,就有7个在做小吃。早在1998年,当地已成立了“小吃办”,为推广沙县小吃,县政府先后组织到上海、杭州等各地开推介会,2004年沙县小吃打入上海市场时,业主开一家店,县政府补贴1000元;2007年,沙县小吃打入北京市场,前100家店,沙县政府每家补贴3000元。
  据沙县小吃办主任郑兴景介绍,沙县目前已成立了“小吃集团公司”,准备整合小吃业主入股,走连锁经营的路子;县委提出了沙县小吃发展目标:“保牌、提质、连锁、上市”。
  福建沙县的本地人或许也没想到“上市”会和“沙县小吃”连在一起,成为当下的热门话题。究竟是哪门子的风把沙县小吃刮到上市的门槛里?
  创业为躲债?
  回想沙县人的创业史,很多早起经营者都会将当年的创业归咎于“逃债”。在当时,做小吃只是沙县人讨生活的无奈选择。
  一位经营者告诉记者,沙县小吃能有今天的规模都源自于沙县当地经济情况不好,许多人欠下一身债务,只能举家外出谋生。
  如今在国内拥有近200家沙县小吃店的经营者邓世奇,是福建沙县小吃的领军人物之一,也是沙县小吃初创群体中的一个。在他开设沙县小吃之初,也同样是为了“躲债”。他的创业史,在早期沙县小吃创业者中颇具代表性。
  20年前,邓世奇为了躲债离开了沙县,在厦门支起小摊,在小黑板上写下“沙县小吃”。那时候,他的店只卖三样东西:扁肉(馄饨)、拌面、茶叶蛋。扁肉一块一碗,拌面五毛。
  邓世奇的第一家小吃店开得不顺利,还赔上了押金。房东把房子转租的那天,他和妻子原冬英蹲在店门口,抱头痛哭。
  “我们都想去跳海了,但想想还有孩子。”邓世奇说,那之后两人在马路边架起锅灶,从天黑干到天亮。这样干了两个多月,邓世奇在厦门湖里区挑了间12平方米的店,挂上了“沙县原家小吃”的招牌。地方选对了,“头一天卖了158块钱,第二天188块钱。当时一个月能赚上千元。”邓世奇说。
  邓世奇回忆,当时也不办理证照,开小吃店的门槛极低,“工商局抓到只罚款500元,并不妨碍经营。”他的小吃店,日营业额很快突破千元。
  那个时期,沙县人的小吃生意红火。做小吃赚钱快的信息,一传十,十传百,更多的沙县人背起鸳鸯锅拎着木槌,奔向城市。来自沙县小吃办的数据,到1994年,厦门有900多家沙县小吃,福州2000多家。到1997年时,在外经营小吃的沙县人上万。
  如今,沙县小吃也从当年“老四样”,扁肉、拌面、炖罐、蒸饺,发展到200多个品种。不过沙县人店里最常做的,“老四样”,是20年前“跑路”的沙县人用来讨生活的。有了制作工具木槌(做扁肉)、鸳鸯锅(做面),撑个棚子,就能开店了。
  年创40亿
  现在,在每个城市的大街小巷里,最常见的小吃店,莫过于两种:成都小吃和沙县小吃。“有城市的地方,就有沙县小吃”,用这句话用来形容这几年“爆炸式增长”的沙县小吃一点都不为过。
  据介绍,在沙县每10个农村劳动力中,就有7个在做小吃。截至去年,在外从事小吃业的有近2万户,5.5万多人,约占全县总人口的22%和农村劳动力的60%。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沙县小吃业主逐渐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沙县也因为小吃而改变。有的业主赚到第一桶金后,投资房产或者创办企业。小吃业的发展,还带动了调料、桌椅、物流等相关产业发展。
  在福州经营沙县小吃的谢先生告诉记者,这几年沙县小吃通过在一线城市布点,脱离以往单纯依赖福州、厦门两个城市开店的局限性,在经营业绩上取得了较大突破。
  谢先生说,最近几年,原本在福州经营沙县小吃的大量转移到上海、广州、北京、杭州等地,主要原因是同样的拌面、扁肉,在一线城市每碗可以卖到3元,甚至5元,而在福州只能卖到2元。
  看上去低廉的价格却给沙县人带来了丰厚的收入。有人算了一笔账,开一个60平方米以下的店面,算上每月租金、物料成本、员工工资、水电费和税费合计成本大约2万元。只要选准位置,每天接待130人,每人消费10元,月营业额大约4万。如果是100平方米以上的店面,能达到月纯利5万元。
  据沙县小吃办统计,目前沙县小吃产业年营业额已超过40亿元,小吃行业收入占据农民人均纯收入的60%以上。
  谁都能用的“土品牌”
  但是快速发展的背后,也确实存在隐忧。
  经济学博士马红漫认为,每个店铺老板免费使用着统一品牌带来的益处。个体户也通过自己的努力为这一品牌扩大社会影响,但是这样的经营模式其实脆弱不堪。
  更重要的是,市场收益和风险永远是对等的,免费使用品牌产权同样也会有成本开支。由于单个店铺的管控完全自主化,缺乏行业统一标准和管理,一旦有个别店铺无法保证生产质量,就会给沙县小吃整个品牌带来伤害。
  在2005年,福州爆出沙县小吃馄饨馅掺入硼砂事件。2009年,广州、西安再次爆出硼砂事件。传统工艺制作的扁肉,是用木棒不停敲打肉,直到成泥,敲打过程中加入适量碱,让肉膨胀。在硼砂事件中,一些小吃业主图省事,用机器将肉绞烂,掺入硼砂。硼砂毒性很大,严禁在食品中添加。
  硼砂系列事件,对沙县小吃业打击巨大,在福建、广东一带,不少店生意一落千丈,被迫关停。深圳硼砂事件,几乎让整个沙县小吃在深圳全军覆没。
  另外,被誉为小吃大师、沙县小吃第一人的乐相森介绍说,如今,“打假”也是沙县政府最重视、最头痛的一件事。目前至少30%的沙县小吃不是沙县人开的。现在沙县附近的将乐、南平、顺昌等县,甚至是福建省以外的人也都在挂沙县小吃的招牌。
  乐相森说,沙县小吃同业公会在1998年注册了商标,不过只是一个图形,“沙县小吃”因为涉及地名,一直没有获得审批。即便得到审批,按照《商标法实施条例》规定,商标中含有地名,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
  另外,很多外地人开的沙县小吃店,并不使用同业公会的商标图形,大多数沙县小吃业主也不使用。这种情况下,打假很难。
  上市之路有多远
  在近日,被曝出谋划整体上市的沙县小吃一时间招致众多质疑。刚刚走过创业期的沙县小吃距离整体上市究竟还有多少路要走?
  有分析认为,沙县小吃业要朝产业化、规模化的方向发展,必须发展连锁快餐的经营模式。但是一些小吃经营者和行业专家表示并不看好。深圳红宝路上的一家沙县小吃老板张先生告诉记者,在深圳几乎是每二三十米就有一家沙县小吃,数量多,难以整合。
  连锁特许经营专家李维华透露,现在沙县小吃中有两种方式:一是沙县本地人出来做,他们不用缴纳连锁加盟费用;还有一部分是沙县以外的人在做,他们是通过加盟来获得沙县小吃的经营权。要想整合沙县小吃,难度最大的是沙县当地人这部分。
  有投行人士表示,上市企业首先必须具备完善的法人治理结构、合理清晰的股权关系及内部董事会、股东会和经营层之间的关系;而公司内部的标准化管理、制度流程和规范的要求更是严格,还必须有拿得出手的业绩回报。就这些方面,沙县小吃还有不小的差距。
  即使是经营者,也对整体上市抱有不同看法。张先生告诉记者,沙县小吃在国内数量众多,难以整合。
  “这么多家你说你凭什么来整合我们?你政府出马还是私人?所以现在说如果要整合,那要不要给钱?然后你说你统一管理,不一定人家肯让你管,而且很分散,像有的人白天不开专门开晚上。”张先生表示。
  曾经为全聚德、湘鄂情、俏江南等餐饮企业做上市规划的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副总史俊认为,沙县小吃距离上市实在太遥远。
  “首先是他们的法人治理结构、股权关系,以及董事会、股东会和经营层之间的关系尚不完善。其次整个公司平台也需完善,沙县小吃的资产所有的经营状况都必须很明确。第三,公司内部的管理必须标准化,必须有相应的一些制度流程和规范。第四,必须有很好的业绩回报和业绩的相应的一些内容。”史俊表示,他认为,就这几点而言,沙县小吃还并不具备上市能力。
 

关键字: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