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新闻中心

您当前位置:小吃资讯 >浏览文章

如何优雅地吃沙县小吃?

2015/6/29 15:36:18 来源:互联网
0


刘二狗向那家熟悉的沙县小吃走去,步伐慢悠悠却并不沉重。


周五的晚高峰来的特别的早,又特别的长,人们仿佛迁徙季节的汤普森瞪羚一般,化作一股洪流中的一滴,自愿的被淹没在夜晚八点的灯光中。

小刘就像是那股洪流中被遗忘的一滴,游刃有余的掀开门帘,对老板露出那对方已经见过上百次的微笑:“您好,今天很冷。”

老板先是微微讶异,很快用一种揶揄的语气问他:“老位子?”

“别,老位子会伤心的,东西都变得不好吃了。”小刘眼镜上的雾气刚刚散去,从镜片对面透射出感伤的神色。

“去你妈的,我做的东西根本就不可能不好吃。”

“你才去你妈的,那是你老婆做的好吗。”

“我老婆都是我做的!何况吃的!”

“SB,你儿子才是你做的。”

谈笑间,刘二狗已经被老板带到了一个单人桌,桌椅摆的歪歪扭扭但至少擦得还干净。刘二狗坐下之后跟本就没要菜单,直接对老板说:“一盘拌面,一碗扁食。”

“嗯?今天不要了吗?往常你不都最先点猪肚汤的。”

“那是她喜欢的菜,我其实...”

“......你真SB。”

“我知道。”

老板轻轻叹口气走向后厨,不一会儿菜都摆在了桌上。

扁食味脆、嫩、香、甜,入口爽脆,与北方馄沌口味大不相同,肉的整体感没有被破坏,脆嫩弹牙。拌面用的是麻酱混花生酱,吃起来咸甜交加,红艳的辣酱油将味觉体验加深到了新的层次,吃上两口之后喝一口扁食的汤,鼻子里闻到的是葱香味而在舌尖上感受到则是货真价实的鲜甜。

默默地一个人吃完,在这期间小刘不曾抬头,这是他在这家店从没有过的事情,再抬头时已经是为了站起来结账的时候了。

“你看我这么可怜也没多给我放点料啊?”他笑着把钱递上去。

“你也没多给我点钱啊?”老板笑着把钱接下来。

掏根烟叼在嘴中,转身出门的小刘被老板的声音叫住——

“老位子还会给你留着的。”

点烟的手停在空中半晌后,小刘像是才反应过来似的笑道:”借您吉言。“

出门后,城市的晚高峰依然在持续,刘二狗自己走过那无数次落下四只脚印的路,心情平静而愉悦。

香烟制造的雾霭缓缓升起,融进城市的夜空。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